您现在的位置: > 学校概况 > 今日二中 > 正文内容

三肖期期准振兴乡村组织要解“三难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8-10-14 浏览次数:

黑龙江省勃利县倭肯镇党建服务中心 王建摄

优秀年轻村干部“难选”、农村党员年龄结构“难堪”、村集体日子“难过”等乡村振兴的“短板”亟待破解

从20年前全县“最差村”,到如今的“打头村”,黑龙江省绥滨县忠仁镇建边村的村民们,将功劳归功于村党支部书记何广强。他带领大伙注册了“建边屯何小子”品牌,通过合作社发展电商,让村里的“笨货”卖出高价。

几乎村里的每件事,何广强都带头冲在前线。“街道垃圾多,我和小学生带头去捡垃圾。以前农民不愿意旱田改水田,我带着"村班子"做示范……”何广强说,农民富不富,全看党支部,支部行不行,全看带头人。

2017年,何广强当选黑龙江省“百优”村支书。如今,这些“百优”村支书都是农村带头人的典范,已经成为乡村振兴的中坚力量。

“一赞共产党,人民的红太阳,农村一片新气象,人人齐欢唱;二赞共产党,村村路通畅,小车进了千万家,生活大变样……”在黑龙江勃利县逶肯镇东连村党员活动站,杨淑清和村民自编自唱的这首《十赞共产党》唱出了村民的心声。

2016年12月,东连村老党员王贵禄无偿腾出自家106平方米的房子,改建成勃利县第一家党员活动站。东连村党支部书记孙杨发说,活动站每月确定一个党员群众乐于参与的党日活动主题,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引导广大党员主动亮身份,展才艺,争当骨干。

“聚心先聚人、聚人强阵地”,目前,勃利县132个行政村,已有105个村建了党员活动站。镇西村党支部书记田启生说,通过文艺娱乐、农技宣讲等,党员与群众动了起来,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强了起来。

农村基层党组织,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“主心骨”。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在黑龙江省调查发现,换届后基层组织的凝聚力、战斗力不断增强,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凸显。然而,优秀年轻村干部“难选”、农村党员年龄结构“难堪”、村集体日子“难过”等乡村振兴的“短板”,依然是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选能人强阵地

黑龙江萝北县东明朝鲜族乡红光村有着较长的种植水稻历史,但种植的普通水稻给农民带来的收益并不高。曾外出打工十多年的村党支部书记洪明锦,见识广,鼓励村民种植新品种,发展绿色有机水稻。

起初,村民不为所动。洪明锦就让家人带头种,结果有机水稻的收益是普通水稻的好几倍。看到商机的村民,主动找上门来。今年,村里275公顷水田都统一用上新品种,并通过减少农药、化肥,发展绿色水稻。

如今,越来越多的能人成为村级党组织的带头人。在最近一次村级党组织换届中,黑龙江省着力向农村致富能手倾斜,3276名致富带头人当选村书记,占村书记总数的三成以上。

为了留住乡村能人,黑龙江探索解决基层待遇低的问题。逊克县奇克镇边疆村党支部书记苗建华说,以前村书记、村主任、村会计待遇低,有的一年收入就一万元左右。因此,出现了一些村干部外出务工挣钱养家的现象。而近几年,村干部待遇有了明显上升。呼玛县鸥浦乡三合村党支部书记张大成说,三个主要村干部现在每年工资已达2.8万元,村干部越干越有劲了。

来到嘉荫县红光乡辽原村,农村中不多见的连片楼房格外显眼,8栋居民楼一字排开,村委会就在大楼内。宽敞的会议室,整洁的棋牌室、图书室,无论冬夏都热热闹闹。这里成了村里的集散中心。

“边境小村的村委会也像城里的社区了。”辽原村党支部书记王景全说,从前有的基层党支部没有专门办公场所,有的村为了省取暖费,一到冬天就转移到一些村干部家里办公,农民想办点事都麻烦。

为了强化阵地建设,改善村级党组织固定活动场所,黑龙江省统筹资源加大投入力度,新建了一大批村级活动场所。全省8967个村,有8955个村有了固定活动场所。

推动乡村组织振兴,既要发挥内生动力,也要活用“外力”。饶河县小南河村党组织曾被认定为软弱涣散。自从冷菊贞成为驻村第一书记后,她从完善制度、培养能人抓起,带出了一批乡村发展带头人。小南河村党支部书记董连营说,第一书记的到来,为小南河发展注入新鲜血液,乡村振兴走上了快车道。

据了解,黑龙江省先后选派3484名第一书记、5471名驻村扶贫干部下基层,推动组织资源、干部力量向扶贫一线、农村基层党建集聚。

破难题除障碍

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在黑龙江省调查发现,如何进一步强化基层党组织建设,依然面临三个不容忽视的难题——

一是,优秀年轻村干部“难选”。多位受访基层组织干部表示,具有大中专学历的村干部比较稀缺。由于村干部岗位上升渠道和发展空间相对狭小,高校毕业生、乡土人才、致富能人对进入村班子缺乏积极性。近3年来,黑龙江省村干部虽然有一些考录乡镇公务员和选任乡镇干部,但占村干部总量的比例仍然不高。

北安市一位乡镇干部说,村干部文化程度普遍较低,甚至有的村党支部书记还是文盲,想推荐一些年轻有为的党员,却找不到合适人选。黑河市爱辉区、塔河县等边境地区一些基层干部介绍说,边境地区农村人口外流严重,一些有能力的人大多外出打工了,“选个好点的村干部挺难的”。

二是,党员年龄结构“难堪”。黑龙江呼玛县鸥浦乡三合村村里户籍人口221人,长期住的只有五六十人。张大成说:“全村13个党员,50岁以上的6个,40岁以下的只有两个,七八年都没发展成党员了。”

党员结构老化的难题,三合村不是个案。黑龙江孙吴县哈屯村党总支书记杨海江说,全村20多名党员,40岁以下就五个,“80后”就更少了。“有的党员没法参加组织活动,有的党员发个材料都读不懂,有相当一部分老弱病残,先锋模范难当。”一位村支书说。

调查显示,黑龙江一些地区的农村党员60岁以上的超过三分之一。虽然村书记平均年龄比上届有所下降,但仍接近50岁。

三是,村集体日子“难过”。近年,黑龙江省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势头不错,但从记者调研走访的十余个县市区看,集体经济收入在5万元以下的村,仍然很多。

“我们村一共4.8万亩地,人口1240人,人均耕地40亩左右,户均100多亩,人均收入还不错,去年已经增加到2.2万元。”黑龙江省虎林市虎头镇虎头村党支部书记刘润钦说,村民日子还行,但村集体收入少。

从集体经济发展方式上看,集体经济增收渠道较窄,实现形式单一,大多还是沿用土地发包等老办法,发展方式比较落后。记者发现,很多村子新增集体收入方式都是靠出租机动地、水面等资源。

以“人”为本补短板

面对乡村组织振兴遇到的困难,部分受访村支书认为,壮大农村党组织,需调动村干部积极性,抓住“人”这一核心因素来补短板。

首先,加快对村干部教育培训提档升级。一些地方干部建议,对新当选的村党组织书记进行系统化培训,学习借鉴先进经验,特别是针对带领农民致富、加强农村党建的短板问题,进行集中强化培训。

同时,完善村干部收入和晋升政策。在保障基本工资情况下,适当通过评优、奖补等其他措施提高农村地区“老三位”待遇,确保达到或超过打工收入。

及时补充能人进入村级党组织,增强农村党建梯队力量。注重中青年党员培养,给予更多锻炼机会,让他们尽快成才。把那些政治过硬、有责任心的年轻人,特别是返乡干事创业人员,及时发展成党员。

其次,加大涉农项目对村集体经济的支持力度,提高村级党组织的影响力和号召力。通过政策倾斜、项目扶持、创新带动等方式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,惠及更广泛村民,为农村党建建立起强大的经济基础。

受访干部还建议,要着重加强“乡村巡察”,防止“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”。对群众反映强烈的薄弱村党支部和村支书进行重点巡察,将违规发展的党员和少数“村霸式”的村干部坚决清除出队伍。进一步完善基层党支部长效性的组织制度、管理制度、监督制度,扎紧扎牢制度的篱笆,“精准化”促进农村基层党组织“强筋壮骨”。

(记者李凤双 管建涛 王建 刊于《瞭望》2018年第42期)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